2019 年的一些记录

2019 年对于我这个年龄阶段的人来说大概率会发生些对个人影响长远的事情,显而易见的身边一些人动作较多:两年前在年终总结里写「在一些爱或不爱的人身边醒来」的朋友已经稳定在同一个人身边醒来;又有几个人结婚;有人离开了上海,有人又回到了上海,有人准备在枫叶国买房;有人把自己脚摔骨折,有人胆结石做了手术;有人抛掉了学生气成长明显;还有人在微信上删除了我。

我自己倒还好,总体上波澜不惊。回过头算了算,1~3 月份在疯狂地加班赶进度,为自己的预判偏差负责,5~10 月又为了政治任务全力以赴提心吊胆忙个不停,所以这一年在工作上花费了远远超出正常范围的精力,工作之外的事情做得不多。晚上把一年的微博、推特、朋友圈翻了翻,还好,多源信息摄入、思考都没停,年终总结不如再回顾一下那些值得持久化下来的想法,算作交待。所以这一篇里,会有不少我直接从日常只言片语 copy 过来的内容,也有对其他人的引用。

技能点

在 2018 年的 4 月份定了下了学会游泳的目标,终于在 2019 年的第四季度达到预期。可以熟练地蛙泳了,但自由泳还不行,仍要继续练习。找了教练带入门,后来发现其实 B站上的教学视频远比教练教得好,上课手把手教回家自己看视频双管齐下。我清晰地知道自己是一个慢热型的人,因为每次接触新的编程语言、新的学科、新的领域、新的技能都是一样,开头异常艰难,摸到门道后飞速提升,比如游泳这件事我在泳池了泡了很多次才理解透什么叫「水性」。一直认为自己在任何领域都没啥天赋,一个新鲜事物中最核心的逻辑,需要有前人指点或者自己摸索很久才能悟出来。我目前所擅长的少数几个事情,全部是大量刻意练习的结果,资质平庸就只能这样靠堆时间了来做到唯手熟尔。

去年的总结里讲还想学 Web 前端,真的就如我所料「但估摸着 2019 年也不一定来得及」,缺一个集中精力扑上去的机会,坦然接受了第五次入门失败。这个目标要战略性延迟一下,2020 年仍然不见得有这样的机会。

一次尝试

4 月份的时候在朋友圈里尝试了下搞一个小活动,朋友圈深夜拷问,本意是想知道这些朋友们对我有哪些好奇哪些想了解的,收到了蛮多提问,尽管实际上很多提问与我本人没有关系,但我的回答,或者对问题的理解方式,后来帮到了一些朋友,也算有价值了。不要指望所有人都可以和你进行严肃而深刻的对话,就像不要指望你在网络上遇到的人会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行认错一样。总体上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进行深夜时的灵魂拷问不意味着我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而是说自己对遇到的一切都有了可以说得出口的理解,不一定对,但立场清晰坚定,能讲,敢讲。
深夜拷问

一些偏见

我现在大概是有「踏实」PTSD 了。造电动车的说自己踏实,做手机的说自己踏实,搞 AI 的说自己踏实,发币的说自己踏实。进去仔细一看,踏实全靠一张嘴。

现在见到人对外宣传用这个词就油然而生一股不信任感。以至于我在怀疑「站着把钱挣了」这条路在当前商业环境里是否真正行得通,可以实践到什么程度?就算老板愿意这么干,能找到那么多志同道合的队友一起吗?投资人愿意等你吗?

互联网行业踏实做事情的人太少了,充斥着「混口饭吃」的技术、产品、运营,不愿意多干一点点事情。这一年还是喷了很多人,对外给出了不少负面评价,仍然苛刻挑剔,甚至刻薄,排斥和不认真完成本职工作的人合作。判断出一个人拥有靠谱、诚恳、踏实等好的品质,没那么容易,但判断出一个人一定会搞砸事情或者不负责任,则容易得多,存在一票否决机制。不敢说我的判断百发百中,十发九中是有的。回头来看这样也不太好,即使预判很准,事情总是要做,任务要完成,现实要接受,完成目标得到成果才是第一优先级。我已经努力在这方面更多地闭嘴了。年底时也从 caoz 那学到了些经验,尝试在 2020 年更多地观察伙伴的优点,发自内心地赞扬自己的队友。

当然仍然保留了一些极其政治不正确的判断逻辑和价值观,但非常有用,具体的没法讲出来,留着自己再继续实践和修正。

工作

2019 年我多了些新的非正式 title,主要是同事间的玩笑。之前因为去客户那替其他人道歉,首席道歉官 Chief Apology Officer 的称呼也有了,不过因为这玩意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过于不文明,被我拒绝。

后来我自己又给自己贴金,单方面宣布成为「兜底大师」,的确是给各种各样的事情兜了太多底了。大把的工作伙伴做事情在我眼里漏洞百出,他们能力完全胜任,但责任心与大局观还不到位,偏偏又在客户那遇上了绝不能有闪失的任务,只能自己钻进去一点点保障好。我亲眼在其他地方见过太多次因为小的细节疏漏导致全盘皆崩整段垮掉的悲惨事故,非常不想让这种事发生在我经手的任务上,既对团队不负责任,也毁我个人品牌。

但从另一个角度说,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在大多数情况下,应该先有结果再考虑做得更好,不需要对所有事情追求完美,资源有限水平不足,带着缺陷和遗憾前进是非常正常的。拎得清重点,抓大放小做好抉择,尽管这可能略微痛苦。更何况我兜底也实在是兜够了。

为了给其他同事提前做好被怼的心理准备,我目前的工作签名是「天壤知名气人工程师」。大家和和气气目标一致把事情搞定当然是很好的,但现实里不太能有这种理想状态,从 TK 教主那学的「菩萨心肠,霹雳手段」非常受用。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很重要的一点是,聪明人没那么多自尊心。被磨多了就自然会知道自尊心是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我遇到的几乎每一个同事和合作伙伴,都曾抱怨过自己工作的难堪和来自上司、管理层面的麻烦。把视角抬高些看看不难发现,不管大公司小公司,从上到下每一层都会有来自其他地方的麻烦,或者说「都在吃屎」,他们很可能只是做了我们每个人在相同处境下一样会做出的决定。好的 leader 应该尽力把吃屎的事情终结在自己这个层级,让压力停止扩散,不要再往下影响其他团队成员,只是很多情况下这不现实,往下扩散无法避免。2019 年我也认清了这点,更多理解他人的难处,更努力把吃屎的事情拦截在我自己这里。

《我对工作和公司的一些理解》中讲过我更看重公司里的「聪明人」,其实后面再紧跟着的就是看公司价值观,这玩意稍微虚了点,需要多种场景下的感受汇聚起来,简单点可以参考「公司真正的价值观是具体通过哪些人被奖励、被提升和被解雇来体现」。

关系上的自由

「一段关系越是自由,变态的成分就越少,无论是师生、恋人、同事还是其它什么关系」。

这句话适用于我自己、我的一些朋友、2019 年的一些社会事件。

就是这么个事,没法再展开讲讲了。朋友们,如果存在某个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让你觉得喘过不过气,觉得说话做事经常受限,不如考虑结束掉它?

更多脱敏

2018 年的时候我讲过「对小钱脱敏;对热点脱敏;对虚荣脱敏。这三个刻意养成的思维习惯已经大幅提升我日常生活的幸福指数」。这次再拿出来检查 2019 年的言行,仍然是合格的。把自己说出的漂亮话都努力做到,也是属于「虚荣脱敏」的一部分。

2019 年还多习得了一个「情绪脱敏」。这里不是指自己的情绪,我自己已经在更早之前达到了「情绪自由」,底线从不逾越,没啥大悲大喜,小幅上下浮动皆可控。控制情绪对年轻人来说真的不太容易,正因为我已经经历过才更确信这一点。由于我潜意识里自带高灵敏度的情绪探测仪,能感知到周围人的情绪变化,这往往导致其他人的心态不稳给我也带来紧张和失落,尽管我没做错什么。2019 年算是把这层传染机制整理了一下,没那么轻易被影响到了。

朋友们把眼光放长远呀,五年后回看你当前面临的困扰,大都是茶杯里的风暴而已。

决策模型

我做重要决定永远只考虑三个东西:成本、风险、收益。其实就是很朴素的做生意思路,我相信非常多的人本质上也是这套模型,但核心区别在于因为见识高低、眼界大小、价值理念的差异,大家对风险、收益的理解各不相同。

我会严苛地思考我在任何方面面临的风险并试图降到最低。这包括但不限于职业、身体、安全、经济、合规。

目前中国仍然处于互害型社会中,这是一种生存策略和保底方案。另一方面,尊重常识、汲取他人教训、预防小概率事件是非常正常且必要的,只是不做的人占多数,以至于我这样没那么放心大胆、认真贯彻落实的人看起来比较异类。比如我坐车后排也会系安全带,租的房子里会储备小瓶水基灭火器和防烟面具,安装烟雾报警器,检查三脚插头的地线。如果住到高层,我必定还会准备逃生缓降器。这些都没多少成本,但运气不好时可以救命。

当然会有些场景没法用低成本降低风险,或者为了某些收益不得不放任可见的风险。只要保证任何后果自己承担得起,想明白了就好。

痛苦与独处

2019 年经历了一次小的身体上的痛苦,因为肾结石掉下来引发肾绞痛,的确是前所未有的疼痛等级。疼得在急诊室的椅子上打滚的经历不想再来第二回。不过运气好的是在家里坚持跳绳蹦楼梯几天后结石自己掉下来了,免去了手术的麻烦。

当然想讲的不是生病这事。前些日子看立雯的新书《一个人的阳台》收获颇多,这本书有蛮多内容值得拿出来聊,后面可以再专门写一篇。不仅立雯,还有多个我信任的信息源,对精神上的痛苦和孤独这件事都给出了相似的结论,而且这些结论与我自己的体验是如此一致,2020 年便更有信心按自己的经验来活了。痛苦没什么可怕的,生命在欲望就在,欲望不止则痛苦不息,把它理解成始终伴随左右的一部分会轻松很多。快乐是短暂的,痛苦才是永恒的,创造快乐远不如减轻痛苦来得有用。

绝对的独处会带来高效的成长,因为独处期间无法逃避对自己的提问和回答,我把很多逻辑和道理想明白,都是在一个人清静思考的时刻里。「寄希望于他人的后果只有失望,社交关系再亲密,社会分工再细致,孤独这种事情也是要自己一个人来承担的。看起来是千军万马共渡重洋,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孤军奋战」。

被误解

弱攻击性、默认信任、强共情能力、强逻辑。被误解和辜负就是我这类人的宿命。

我不断地写文字,试图用精简又准确的描述来表达意图,不过能把我的原意理解到位的人永远只是少数。当然了,还能怎样呢,毕竟现在有耐心把超过 2000 字的长文字完整读完的人都不太多了。

「不要对他人的理解有所期待,要对他人的误解做好准备,无论是有意的曲解,还是无意的歧解」。

一些变化

2019 年在生活里引入了新的存在,这对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意味着要接受无法掌控的、不知道是大是小是正还是负的变化。现在看来结果挺好的。

再次郑重感谢这些热切而真诚的爱。

最后

2019 年仍然是把关注人数减少把注意力更集中的一年,也仍然是时间不够用留有颇多遗憾的一年。

新的一年,还需要更加专注,并且依然「磊落诚恳,自由欢喜」。

新年凌晨喝的小酒

图是新年凌晨喝的小酒。

本文联动《2018 年的一些记录》